糖罐子

安安大家好這裡是櫻(✿´ ꒳ ` )

基本上都會是劍三的東西///
不定時會更新一些繪圖或是遊戲日常之類的///
定居台服傲血戰意٩(๑′∀ ‵๑)۶•*¨*•.¸¸♪

4號生日時跟徒弟弟綁情緣啦 ///w///
把莊花那裡炸成一片粉色XDD

丨肚肚丨:

存档_(:з」∠)_

头像自取,顺便拉个票~地址

花藏(✿´ ꒳ ` )

算是做作業途中想到的小段子w
樓主是個末期花哥廚
與其說是花藏
不如說是花哥x我更準確一點(因為樓主是隻雞蘿所以就寫花哥x雞蘿了(
算是自己的腦洞
不能接受的還是不要往下滑惹。゜(つω`)゜。
附圖跟文沒什麼關係就喜歡畫這種傻白甜氣氛的塗鴉(✿´ ꒳ ` )
不會開車所以就停在這裡惹(抹臉

------------------
他坐在桌前整理著藥材,已經好幾個時辰了都沒停下,你在旁邊蹦來蹦去他都沒抬頭看你一眼。逗了逗一直跟著你跑來跑去雞小萌,自討沒趣的轉了兩圈,你想到了什麼似的,一個蹦起又跑出房外。他輕輕放下筆,抬頭朝你跑走的方向看了一眼。
"花哥哥!!"還未進門,他就聽見你大聲喚他的聲音。正放下筆闔上本子,接著一連串匆促的腳步聲,他就看見你出現在了門邊,以及那滿懷的芬芳。原來是去採花了呀,他這麼想著,維持著坐著的姿勢轉身面向你。
"怎麼了,大老遠就聽到你在喊。"他抬起頭看著你。
"下午我跟小雞跑去花海玩,現在這個季節花海好香呢!剛剛回來時突然也想讓你聞聞,所以就跑出去採了些!"你笑著解釋,並開心的跑到他的面前,把懷裡的花朝他晃了晃。
"你聞聞,真的很香對吧!"你炫耀似的說道,並試著想把花拿起遞給他,可是你採太多了所以只能抱滿懷。結果無預警的,他手一伸就將你向下一拉跌進了他的懷裡,花撒了他一身。
"呀!"你驚一聲,整個人撲倒在他身上。他一手摟著你的腰,一手牽著你的左手,收緊了手,把你的腰又拉近了一些,將臉埋在了你胸前。
"真的很香呢"他頭也沒抬的說道,你頓時滿臉發燙,掙扎了起來,可他拉住了你的手你也不好掙脫開來。
"我明明是讓你聞花的!"你難為情的扭了扭身體,想讓兩人身體分開一些,可他手又收的更緊了。
"你身上沾著花味,我這不就在聞嘛。"他稍稍抬頭,眼睛對上了你的,"不過味道這麼濃,會不會是沾上花粉了?"他拍了拍你的小外套,檢查道。
"咦,我沒注意呢。"你也拍了拍自己的袖子跟裙子,雪河的袖子很蓬鬆,說不定真的有花粉黏著也說不定。
"把外套跟袖套脫下來吧,晚點洗洗。"他將手繞過你的背,幫你把外套給脫了下來,你也將拿掉的袖套一起交給了他。
他又俯首嗅了嗅,笑了出聲,細細的眼睛彎成了月牙。"你明明自己就這麼這麼香"他抱緊了你,手還摸了摸你的頭。
"......哪有..."你不好意思的應道,手輕輕的推了推他。他將你推他的手舉了起來拉到面前,"手也很香呀。"說完還很順便的親了兩口,又把抱緊你的手收緊,讓你的身體跟他貼在一起。你難為情的撇開頭,感覺臉熱的不得了。
"別看旁邊,看我。"他沉穩的聲音在你耳邊吐著氣息,你耳朵一麻,只好紅著臉抬起頭,"......別一直看著我啦..."你迅速的將手抽回來,掩住了臉。他眼底的笑意更濃了,"我們都在一起多久了怎麼還這般害羞,等等還有更害羞的呢。"說完輕輕親了你一口,伸出右手摸了摸你的臉。你聽到他的話呆愣了一下,連他親了你一口都沒反應"......什麼?"你眨了眨眼睛,看著他。一陣天旋地轉,他將你壓在了桌上,藥材不知何時早已收拾乾淨,只剩下你帶回來的那些花散落在旁邊。
"呀!!"你並沒有感覺到疼痛,他將手墊在了你的頭後面,側身壓了上來,"這麼蠢令為夫如何是好呢?"他抬手撫上你的臉,眼底的笑意漫了出來,話都還沒說完便貼上了你的頸側。
"整下午都在旁邊蹦來蹦去,這時候為夫可不會讓你跑掉囉。"說完便抬手將你腰帶上的綁繩給鬆開來。
散著滿室的花香,夜還很長呢。

------------------
寫完啦٩(๑′∀ ‵๑)۶•*¨*•.¸¸♪
新手寫文文筆不太好希望大家不在意(´ฅ•ω•ฅ`)♡
這裡就只是一隻很喜歡花哥哥的小迷妹。゜(つω`)゜。

无筝:

十二门派成男表情包 自取 大家一起来智障

台服終於開始兒童節跟端午啦////
拓印了雪河//
雪河雞蘿真的好萌ˊqˋ

手殘卸載了劍三
沒有劍三的人生好空虛啊qaqqq
畫畫自己的腳色還有想買的髮型///
故曲真的超美的如果可以使用就好惹////

雙人輕功開了之後帶著自家花哥小號衝一波拍照////
萬花輕功真的好撩呀////w////
沉迷花哥美色無法自拔ˊqˋ